尊龙凯时年轻人流行偷偷领证

  尊龙凯时内卷,躺平,精神内耗,灵活就业……这里是十点人物志的系列栏目“当代青年生活实录”。大到就业婚恋,小到吃饭购物,21世纪新新青年的快乐与忧愁全在这里。

  前阵子,我去参加同学聚会,得知一位中学同学已经结婚三年,她和丈夫领了证,没办婚礼,社交平台从没发过任何相关照片。理由是,她觉得“没必要”公布。

  在和其他朋友聊起这件事时,我突然意识到,这位同学并非孤例。越来越多的年轻人,即使结婚,也不愿意向身边人公开。有人认为这属于个人隐私,不想向亲友之外的其他人公布;也有人被反婚反育的互联网舆论裹挟,觉得英年早婚给自己带来耻感。

  在传统婚恋观中,结婚是一件值得向所有人广而告之的喜事,代表着人生阶段新的开端。公布结婚消息,既可获得四面八方的祝福,又能从实质上收获礼金。

  不愿意公布结婚的年轻人都在想什么?“十点人物志”和三位已经结婚却从未公开的朋友聊了聊,发现“不公布结婚”的初衷,有些出于主动,有些则出于被动:

  34岁的互联网运营菲比怕被裁员,隐瞒已婚事实五年;外企员工李奥受制于“办公室禁止恋爱”的隐性规定,不敢公开婚姻;曾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经历的林霖,认为即使结婚也可能会离婚,索性在二婚时隐瞒了这个消息。

  不公布结婚,也不用公布离婚,避免自己的婚恋情况成为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也是在婚姻充满不确定性的当下,为自己留下的一条抵御风险的后路。

  和丈夫结婚五年,除去身边关系很好的朋友,其它朋友、同事都不知道我早就结婚了。我一直没有选择公开,主要是害怕遭遇职场对已婚女性的就业歧视。

  我是大专学历,毕业后开始北漂,做过销售岗,去小公司做过公关,还曾进入教育行业。自己在外打拼几年,见互联网行业风头正盛,这些年一直辗转于这个行业。

  28岁那年,我从一家公司裸辞后,经历了段职业空窗期。在不断地求职、面试中,我第一次意识到,婚恋状态会影响到女性的就业。

  当时我和男友关系稳定,便向HR如实告知,说自己可能会有结婚的打算,同时我向对方保证,我是责任心很强的人,无论是否结婚,都不会影响未来的工作状态。

  每当给出这个答案,面试往往没了后续。找工作第三个月,我开始复盘是哪个流程出了问题,才意识到,除去学历外,或许也因为我正处于适婚年龄,有随时结婚生育的可能。在求职交流平台上,我看到不少女性求职者,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。

  后来我改变话术,在面试被问到有没有结婚打算时,坚定地说自己是不婚主义者。我也看了很多大公司面试经验,成功入职了一家规模较大的公司。

  婚礼在老家举办,我朋友圈屏蔽了所有在北京的朋友、同事、前同事,我和同事们下班后没什么生活上的交集,我也放弃了法定的婚假福利,一直没有人发现我已经结婚了。

  我没有要孩子的打算,第一是我没那么喜欢小孩,其次是我和丈夫都是北漂,那时候的经济条件不足以抚养孩子。即使两边父母多次催促,我们都统一口径:再等等吧。

  没有孩子的婚姻和恋爱没什么区别,在外人看来,以为我和丈夫是同居的情侣,在一二线城市,为了节省房租,情侣合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  关系亲近一些的同事偷偷问过我,有没有结婚的打算,但我不想和同事交心,以我的学历获得这份工作得来不易,所以我没有说实话,继续拿出不婚主义那套说辞搪塞。既然选择了隐瞒婚姻状态,保持统一口径总是没错的。

  那会儿,我和丈夫刚刚贷款买了房,经济压力非常大,每月要还款1万3千多元,虽然拿到了裁员赔偿金,但和我们身后的房贷比起来九牛一毛,我被裁员的第二周,就开始做简历找工作。

  当时的就业环境差到谷底,我一心想尽快入职找个公司“避避难”,找不到和之前工资持平的工作,最后降薪来到了现在这家公司。

  在现公司入职时,我33岁,面临着更严峻的就业环境,所以要摒除一切可能会影响找工作的外因,我依旧隐瞒了已婚的现状。

  我有些害怕了,如果这时候被裁,拿不了多少赔偿金,找工作又难上加难。我听一些前同事为了避免被裁员,会想方设法快速怀孕。按照法律,公司不能辞退怀孕的员工。

  曾经为了保住工作,我隐瞒自己的已婚事实,现在要不要继续为了保住工作,让自己怀孕呢?我陷入了纠结的状态,隐瞒婚姻长达五年之久,如果突然公开我也觉得有些不适应。但即将面临的被裁员危机,又让我无比恐慌。

  和丈夫商量之后,我们决定先试试能否成功怀孕,再决定要不要公开婚姻状态,毕竟这是目前比较稳妥的决策了。

  我跟妻子是同一个公司不同部门的同事,我们公司表面上没有明令禁止办公室恋情,但不少同事都有被私下警告的经历,期因是过去有一对员工情侣,趁着职务之便,双方打配合侵占公司财产,从那之后有了这个不成文的规定。

  我们是在公司年会上相识,当时我刚入职,她已经在职两年。那天晚上,其他人都在看表演,我尴尬地站在自助餐桌边。直到她像救星一样出现,主动跟我打了招呼,我甚至有点感激她的友善。后来她告诉我,她本打算给自己再拿点食物,看我挡在餐盘前,礼貌性地过来攀谈了两句。

  真正熟络起来是因为有一回公司安排出差,我找她问了一些出差事项,发现两个人意外地投缘。我们都有个老派的爱好,每到一座城市,都会逛逛当地的公园。那次我的目的地是武汉,她建议我去东湖走走。

  彼时我已经空窗两年,不知道该怎么推进一段关系,再加上处于工作试用期,有点忌惮公司的规定。我们在公司很少打照面,每次一看到她,我忍不住想多说说话,问问她忙不忙,中午吃了什么,又怕被同事察觉到,内心非常矛盾。

  还是她主动邀请我去公司附近的一家餐馆,我心虚地问她会不会碰上同事,她说碰上了也没关系,我们之间没什么。我欲言又止,而她一下就看穿了我的心思。

  我俩决定结婚,始于一个有点幼稚的契机,当时在一起快一年,她从网上看到说星座合盘可以看出两个人的适配度,她问我要了出生时间。过了一会,她发现我俩出生时间的组合尊龙凯时,是2013.11.29这个日期,我下意识回了句:“很适合当结婚纪念日。”

  那天是周三,我们一个请了年假,一个请了事假,在民政局门口碰头。我带着花,她拎着蛋糕,像是地下党特务接头那样。我们特意错开时间发了朋友圈,我发了结婚证编号的数字,她发了婚戒编号的数字,不知情的人完全看不出来其中含义。

  偷偷结婚跟偷偷谈恋爱感觉差不多,因为怕在公司里露馅,我们平时不敢亲昵地称呼对方,在家都只叫彼此的英文名;每天开车上班时,我会把妻子送去距离公司较近的地铁站,她坐两站地铁去公司;碰到家人聚餐时,我们也会尽量订包厢,以防碰到公司的同事尊龙凯时。

  某一次吃午饭,几个同事聊起择偶标准,坐在身旁的一位同事突然说,觉得我和某某挺有夫妻相的。某某正是妻子的名字,我心中警铃大作,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试探什么。但我表面上还是装作淡定,接话道:这话我听着乐意,人家听了不一定乐意。

  我知道一定会有瞒不住的那天,但如果可以,我们还是希望能瞒得久一点。妻子担心公开自己已婚的情况后,升职空间就更有限了。况且现在找工作不那么容易,如果真因此被优化,她也害怕已婚未孕不利于她求职。

  我最近在找新的工作机会,如果今年能顺利跳槽,明年初能补办婚礼,我们还是会屏蔽同事,不为别的,我希望自己能成为她的后盾,而不是绊脚石。

  我属于“英年早婚”,大学一毕业就和当时的男朋友领了证,很快离婚了。现在我27岁,进入了第二段婚姻。

  头婚是我自己选的结婚对象,当时从求婚、订婚、领证、结婚,每个环节我都像更新连续剧那样发了朋友圈,想向全世界分享我的幸福。

  发现丈夫出轨,我有整整半个月的时间,陷进不甘和绝望交织的情绪里。我对他的信任全面崩塌,也没跟父母商量,就决定离婚。直到拿到离婚证的那一刻,才感觉解脱。

  我还是舍不得删那些朋友圈,设置成了三天可见,毕竟每一条动态都曾是我精心编辑过的,连每张照片的排序都有特定意义。

  父母得知我离婚后暴跳如雷,觉得我行事太荒唐,把婚姻当儿戏,丝毫不考虑他们的脸面。23岁就已经离异,在我们这种三线小城市,确实是会被人评头论足的“笑料”。自从我回娘家尊龙凯时,我妈一直在找信得过的人帮我介绍对象。

  25岁那年,我再婚了,对方比我大几岁,也有过一段婚史。听说因为他前妻做微商品牌赔了不少钱,还追投了一些不靠谱的项目,他提出的离婚。第二任丈夫的学历比我低,家里开二手车行,经济条件比我家好。

  当时距离我结束上一段婚姻已经过去两年,我不再像最初那样抗拒相亲。与其说是想通了,不如说是妥协了。家里人总在我耳边念叨,虽然我有过离异经历,但胜在年龄小,相貌端正,在相亲市场上有可挑选的余地。如果等到了三十岁,可能就没有什么竞争优势了。

  跟第二任丈夫见过几次面,气氛还算和谐,双方口味相同、脾气相似、三观相差不大,对我个人而言,靠这几点维持一段关系已经足够了。

  领证后,我们没有拍婚纱照,也没有办婚礼,在我们那里,二婚置办得太张扬会被别人笑话。两家人在酒楼吃了一顿饭,算是走完了结婚流程。再婚这事只有我家的亲戚知道,没有告诉其它的同龄朋友。

  我们曾在逛公园时,碰见了好几对拍婚纱照的新婚夫妻,他问我想不想拍,我愣了愣,想起了自己跟前夫的婚纱照还藏在娘家衣柜里,至今不知道该怎么处理。只能淡淡地回一句,以后再说吧。

  公司的同事只知道我离过婚,但都不知道我再婚。我也并不打算公开,如果说了一定会有人追问离婚和再婚的细节,我很抗拒被别人打听隐私。一旦碰上爱议论是非的人,说不定还会造谣。

  去年,我有个高中同学在订婚后取消了婚约,男方瞒着她在外欠下大额借贷,她为了给彼此留脸面,没有对外宣扬,却被人传成是她做了对不起未来婆家的事,才没结成亲。

  另一个原因是,虽然我觉得现任丈夫适合当个“搭子”,但已经不期待有人会对我付出真心了。婚姻在我看来,就是一个双方参与的长期项目,只要不出现什么意外状况,就已经皆大欢喜。

  我跟现任丈夫都是二婚,双方没有孩子。两家长辈有时候挺着急,变着花样催生。被催急了的时候,我当着爸妈的面说过“大不了再离一次”的气话。

  庆幸的是,现任丈夫还算是个能扛事的人,有时候会帮我担着点压力,他以筹备第二家店太忙太累为理由,把他妈妈的炮火挡了回去。他很乐观,觉得我们两个人要保持战线一致,不能让这段婚姻再次以失败告终。

  未来,我依然不打算向不熟的人公布结婚的事,心照不宣地,现任丈夫也没有在朋友圈发过自己再婚的消息,他不喜欢在网上分享个人生活,但常常会带我跟他的朋友们见面。

  不可否认,他是个好人,只是对我而言,婚姻早就丧失了任何值得欣喜的意义。我从前一段婚姻得到了教训,即使结婚,也可能会有离婚的那一天。